查看|回复: 5

[原创] 夜酒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111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H7 h: B5 @6 L$ e
8 }/ {8 v. ]) g
房县城西关 是个有故事的地方。3 |. \4 V" y: l" @: r4 T
这儿是进川入陕之大路,走了好几百年了。商铺连着商铺,丝弦鼓乐之声此起彼伏,热闹得紧。后来公路通了,西关骤然寂静下来,尤其是晚上,整个西关,像是梦境。惟一没有变的,还是酒缸连着酒缸,卖酒的哟喝一声连着一声。掏出几个角子,照样有人给舀一杯黄酒。立而饮之,爽快利索。黄酒饮干,顺脖子下去,似火苗,飘飘忽忽的……回味儿甘醇敦厚,浑身顿时迸发力气,走起道来"咚咚"作响,这多神气?
6 ?, m% W1 {# k/ ^
' Q: c1 L# Z9 y( P
7 v+ A  n; m& N/ H6 |
入夜,清风徐来,荷香四溢。我在俩月后身份将会大变,成为陌生群体——"知青"中的一员。便有了一种离别之惶惑,有了一种要把城内三关一古恼儿装进记忆之冲动,免不了会一阵阵乱窜……刚进西关,发现有一特别之处。虽然还是照样一酒缸,照样一条白纱盖实,照样一块洁净木板,上放一搪瓷杯,唯一不一样的是临门一茶几,放一罩子擦得贼亮之煤油灯。眼下尽用电灯,谁还鼓捣这破玩艺儿?这倒使我有了足够的好奇。抬脚进门,一顿乱嚷:打杯酒来!……当我在一凳子坐定,眼睛开始适应时,猛然看到灯光之阴影中有一姑娘抱膝颌首,含笑迎我!突兀间让我嚇然!这姑娘面容细腻白晰,发瓣粗短结实,俩眸子炯炯有神。她倒是不慌不忙,文文静静,含味隽永。再一细瞅,她的那种俊美竞如阵阵之潮讯,不可阻档地排山倒海地奔涌过来……
2 _* S+ |/ {9 ^; d" N4 e- Z; e( a- x4 r. f# q0 }. ~
* h: u* `' x! K- E2 O6 d- _4 g
等到我稍稍缓过神来,徒然感到我的卑鄙无耻!我好像根本不是来买酒的,就是来看人家姑娘的。脸庞像血泼过般地通红,像烈火烤烹般地燥热。好在那盏油灯的阴影之中,灯光还晃悠晃悠的,啥东西的线条都不怎么清晰。要不然真不知道我的这张脸往哪儿搁?好在那姑娘倒没有十分在意,依就笑吟吟的,依就静若处子,依就貌美如花。
: e* C0 O9 o7 }: ?( P' a* Y& a
7 F- x, v+ W! M7 w' D
& ]2 p  Z4 |0 L" s# @7 B8 y
她说,你可能奇怪,别人家都用电灯,唯独这家用煤油灯?
% C+ {' B% p, W9 ^原来这姑娘叫桃花儿,军店镇粉河边的人。怪不得!老百姓传说房县有"四大特产":大木厂的红薯珠藏洞的风,军店镇的姑娘孙家湾的葱。"桃花儿就是军店镇的姑娘,那貌美就不稀奇了。传说汉相萧何的夫人在河边梳妆,一不小心把粉盒子掉水里了。于是,一条河都散发着这淡淡的清香儿。这条河被称作"粉河"。吃了粉河水的姑娘,个个脸庞粉嫩光洁的。不过,桃花儿脸庞更加粉嫩更加光洁更加引入注目罢了!, V6 v& O) _! h" q: h
桃花儿是村小的民办教师。队里把校舍盖好,竞再没有钱买玻璃。玻璃钱下来,恐怕要等到明年秋后了。这不眼瞅着天冷了,天寒地冻,刮风飘雪,七八上十岁的娃娃坐得住么?于是就赶到城里跟外婆做黄酒卖黄酒,好尽快地把玻璃钱给倒出来。外婆做得还绝,干跪不点电灯点煤油灯,尽早地帮外甥女还上这心愿!外婆说话还挺幽默搞笑,"谁让我是你妈的妈呢?"8 y0 u: X  [8 A/ I8 O
我也没有忍住笑!7 R( P" V8 l( W, D, m
) N* H. ?7 k6 t/ @" {0 V
$ k9 {& F/ l, o) J
在漂亮的姑娘面前,小伙子总是出奇得大方。我从荷包里掏出五十元钱,桃花儿,这钱你拿去买玻璃!一句话把全屋子人都说愣了。五十元在那个时代可不是小数目。我母亲上班忙,顾不得帮我料理下乡的一些东西,随便给我塞上点钱,叫我自已去买,需要啥就买点啥?母亲也太高看儿子了。长到十七岁的我,真没有当家操过一次心。就这样拿着钱乱窜,东家出西家进的,跑了不少商店,五十元愣是没花出去!2 [$ z( |2 r$ k! B6 d% I% G
; I/ {3 x! j' C& ^

: d! d: ^4 L! r! d0 h) e7 K8 ~, ?桃花儿笑道,你真是个有钱人啦!不过,我俩素昧平生,凭什么要拿你的钱用?我说我愿意给,你愿意要,这不齐了?桃花儿把钱推到我面前,你这是在开玩笑?我还不晓得你是谁,等我有了钱,也没地方还呢?我连连摆手,不让你还不让你还!桃花儿也干脆,你不让还,我更不能要?哎,桃花儿你不是买玻璃装窗户,孩子们好暖暖和和过冬?也算是我的一份心意啊,这行不?我要送钱再三,桃花儿拒绝再四。后来,桃花儿猛地提高声调。别说我已经在这儿做酒卖酒,玻璃钱是早晚的事情。就是没有做酒,我也不能要的。我这人做事,总是要做得气气派派,爽爽快快,从不搞那些磨叽的事情,这还要请你理解。不过,你的好意我倒是全领了!2 P* A. {' }3 v, D# V( ]
我只好悻悻地把钱揣回去,气不打一处来地吼道,"打杯酒来"!
- y% W; a6 j' O% Q' m/ z' h# B; x& I1 t+ C: n5 x3 ^; k; u

8 k3 p* x# A, [5 q桃花儿暗暗含着笑,端来一洁净瓷碗儿,默默地倒上热热的黄酒。外婆还端来一碟泡蒜一碟泡豆角。我压着声,把碗推向桃花儿,你喝,酒钱我付!桃花儿还是默默地又拿来一洁净瓷碗,默默地倒上酒,然后举案齐眉,停留半晌,猛喝一声,请!仰脖饮干。我也不示弱,一口也饮干。桃花儿又是二话没说 ,又斟满,又高举,又请!这下我终于忍不住,卟哧一笑,桃花儿,我不行了! # d2 A% [) p( [1 ?9 k* V8 E/ ~
这下,全屋人笑成一团。
4 h6 h9 ^6 u7 a! k. M7 r* S8 M
8 j3 Q3 W. S. }! W0 a$ Z6 R
& F& a+ P* o# A3 D
像是有一个约定,从此,每天晚上,我照例去会那盏昏暗,去会那蒙蒙的梦境,去会那另样风味的黄酒……外婆端上两碟腌菜,桃花儿照例烫热一壶黄酒。每每端杯时,桃花儿照例找理由离开。她说我是外婆请的帮工。你看到有那一个帮工天天陪着顾客喝酒的?有时我倔脾气来了,你桃花儿不喝,我也不喝! 桃花儿不得己,才从酒缸里舀出杯酒来。我说这里不是有现成的热酒你不喝,偏要喝那冷的,再用五脏六腑去暖热?桃花儿不依。固然我们是朋友了,但你毕竟还是顾客,掏钱在这儿买酒喝,是照顾我们的生意,我得感谢你!我一卖酒的去抢客人的酒喝,成何体统?你要万一要我喝你的酒呢,也行,今晚的酒就不上你的帐。我清楚了桃花儿是个讲究人,也说不过她,只好由她。& W% j+ L0 d# ~% T

9 V0 m  D. l3 F; j: T: C5 z

# R( X% B' a  K4 J3 V我问,黄酒我也喝了不少家了,为啥你的酒格外纯粹,格外醇厚,格外芬芳?这中间有什么秘密吗?/ j& U: g* c; l- U5 ]4 |; H4 o7 G
桃花儿咬住下嘴唇隐笑。也是啊,要说做黄酒的没有秘密那是假话,不过对你这个朋友,已经没有防范之必要了。为什么?因为你这个人太老实。我暗笑,你就这么看我?桃花儿点点头。说我老实,不见得全是褒奖,起码不是拿我当坏人了,还是感到浑身猛地一轻松。她对我已经从陌生的泥潭中走出来,她这个姑娘对一个男人开始不防范了,这是我为人的一个成功。
+ i* e5 U! M9 t4 v/ S2 J/ i" V: C$ c! o0 `; J; O

; \4 f% R# E' @+ A; P她好像对酿造黄酒特别感兴趣,谈起来眉飞色舞。做什么事,首先得爱她,当做自己的孩子。另外就是牢牢地把握一条,"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缺少什么,宁愿不做也不将就。粬乃酒之母,粬中的蓼子、菌坯、酒母……全是我一手操持;酿酒用的糯米全选用当地产的冷水稻米,产量低点,价高点,但粘性强,出酒多,决不将就用外米。还有一个潜规则,做酒时不沾一滴自来水,全是在十几里地外一个叫杨叉山的地方取的山泉水。闲时,我就是一把木架子水车,吱吱呀呀地来回。一年四季,朝朝暮暮,从不间断。后来教学任务加重,只得把酒坊转到县城外婆家里。拉水的活儿也只好转包出去。我仍在沿途设了暗哨。一有风吹草动,就有人来报!不是不信谁,食品口味儿太重要了,马虎不得!……听她说的这么动情,我忍不住又品一口酒,果然酒味儿纯正悠久,像是里面蕴含整个大自然的风情。现在你每天能做几缸酒,还得这么讲究?是的,就是只做一缸,还得这么做。做食品的,得凭着一颗良心。假如人一点儿约束都没有了,活的也没啥意思了。你说呢?
* w1 r' P4 V: E, h我终于喝够了我的酒钱,桃花儿也攒够了玻璃钱,明天她就要赶回学校去。那天夜里酒毕,桃花儿竟提出要送我一程。这下我才真正感到要离开她了,那种深沉的眷恋突如其来。是啊,这一个月,我们倒是天天在一起,而这两人世界才是第一次!尤其又是两个风华正茂的青春少年。我为什么会如此眷恋她呢?除了桃花儿的美貌,还有就是她心灵的圣洁甜美。虽然只是弱女子,意志又如此的刚毅!这不是几块玻璃的事儿,分明是一颗爱学生那颗砰评乱跳的赤心啊!……这才是我深深眷恋她的根本。人的美丽太容易了,但人的大爱之心太难了!6 a: m5 S5 f6 S1 X! a  P
/ H) m$ o+ `  F. M  k& G8 b
9 d  g" A) k* x6 A0 {; r
没有注意到漫漫的堤岸竟没有路灯,没有行人,甚至没有一切碍眼的物件,只有几棵西湖柳和法梧……桃花儿说我替孩子们对你说声"谢谢"!我们那儿有的村小,住进去五年了,窗户仍然是空着的!我说还是算了吧?喝你的酒吃你的菜,公平交易,老少无欺,这算什么呢?桃花儿说,你的那点小伎俩能瞒得过我?你不停地往酒壶里加水,不停地加,我一碗酒卖了你两碗的酒钱!我没栏你,是因为你的善良。你是我这一生遇到的第一个有文化又有情感的男人……骤然间,桃花儿的发丝飘忽到我的脸上,痒痒的……我这才发现桃花儿在不经意间停止了脚步,我都快贴上了人家的后背了。多么想就这样轻轻地把她圈抱在怀间,吮吸那馨香,亲吻那清秀,拥抱那柔弱……只是耳畔像是有一声呐喊:不就是那五十元钱么,至于吗?你就想如此轻易地摘走少女的初吻,你不是卑鄙是什么?5 R$ w3 h! M4 k+ }+ ~
我还是收回了举得有些僵直的双臂,就这样别无聊赖地伫立着,只是可以清晰地听到对方的心跳……这时,桃花儿扭过身来,手指按了按我的鼻翼,然后一路畅笑,飞快地消失在茫茫长夜之中。
+ B7 }' N) H% O
$ E) w. n; x1 a1 A

- ^( ^4 `' ]5 y9 r+ ^清晨,桃花儿请搬运挑了玻璃。其实我是第一次在阳光下看到的桃花儿,如此清楚如此俏丽如此叫人颤抖的那股子神气,真的叫人无法自恃,我甚至都有了逃避的急迫!尤其是她那两道男人般地剑眉像是直插在我的心上……桃花儿什么话也没说,只从荷花包里掏出一张纸条递给我,上写:泗河小学:靳尚荣。没容我说话,她猛一转身,消失在那一大片苞谷林中,甚至连最后一次回顾也没有。/ o3 l2 C* C9 l$ O! Y+ R
这时传来一阵山歌声,我知道那是桃花儿唱的:
6 j" z  Y0 {% Q* m, u0 C1 I高高山上一株槐,$ {1 c# [5 y1 ]4 q1 ~4 X" c. C  m! v( f
手扳槐枝盼郎来。+ w; f) N4 O/ J0 U
桌上摆开腌菜碟,
/ X4 W# ?0 {2 q/ I. [: y哥哥怪酒莫怪菜,
( B" j( \  }( G妹子斟酒情盈怀……(完). m1 ^; e- w- r
, h' L$ l( v' p& o* [+ K' R' p8 R

签到天数: 296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泗河小学:靳尚荣“,近半个世纪了,地方老师还铭记在心,可见一片痴情。
* c2 m( n/ Z; L7 k3 P  D8 j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心的人,才能写出这么动人的文章了。问好老朋友,祝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1117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好长时间没有来。问大家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炫富贴7 j, R. f  T; }, T4 D% \
知青的年代应该是66到78年,那时候一个月工资也没有50,能随便从口袋掏出50块的,无疑是土豪巨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看似挺微妙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加入

                        
(投诉/建议/广告)联系电话:0719-3203555,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房县论坛官方二千人Q群房县论坛
房县论坛创建于2002年,您看到的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房县论坛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和《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所有发布在房县论坛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过许可严禁转载和用于其他商业用途!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