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回复: 0

[原创] 草根逆袭报告<山启蒙/路启蒙>1:6、高家坡高路高哥哥,桂花缘诡场诡球技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22-4-27 07:0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龚举国 于 2022-5-15 06:39 编辑

                                                                 第一部、粮院
                                                                         1、6、高家坡高路高哥哥  桂花缘诡场诡球技                                                                                                                                                                                                                                                                                       珠藏洞山鸟叫早的歌声格外清晰,踩着它们的混唱,我走进就在我和父亲借寝寝室边的公厕,刚刚蹲下,对面的寝室突然亮起耀眼的荧光,之后就是“啃啃”几声咳嗽,听出是杨校长清嗓子的声音,我正奇怪校长的早起,“嘀铃铃”,一种类似闹钟的鸣叫,还间隔有序的持续响着,我愣过一会儿,终于明白:是电话的来电提示……
      “喂!盛组长啊?我是老杨!”
       ”……“
      ”他们父子,昨夜借宿在本校……“杨校长压低了些声音,可我的耳朵尖,仍然听得清晰。
      ”……“
      ”是!我也是这样想啊!再说,以后上报奖励材料,没有考试的详细,也难争取县里批准呀?“
      ”……“
      ”我和专业课的老师,考核还是细致的!可这家伙,眼见确实厉害,传统认为的娃娃题根本不在他的眼下,扯过卷子就是答案!倒是珠算,他虽精细快速,穆老师却也认真的复核了两遍--我还误心,穆老师碍着老肖的面子呢……我的责任,可不能只顾老肖的难堪啊!自己也现场复核过……我真的奇怪,没见过呀!一个七岁不到的娃子,怎么就把这算盘玩得如此精炼……哎呀我长话短说,这家伙确实得了满分啊……“
      ”……“
      ”是……是……坚决保证,不要群众有……对!特别是内部……内部老师……不能有意见!“


       我一边闷闷地揣摩着杨校长的这些”电话“,一边快速的拉起裤子---有些话有些事,我的老家,毛娃子们已经给过我好多警示……虽然我们还都是小娃子,还有,我也确实没有听到那边的组长--一定是盛伯伯……的一句电话,可我,应该多少意悟得出,盛伯伯可能问起的,至少一句两句什么吧?不过最主要的,是我确实有了一个好奇:从我们大队的冯老师,到我们公社请的城关镇的老师,到盛伯伯,还有杨校长,怎么都对这个“神童”话题,做了这么多要我摸不着边际的操作,说过如此多的新鲜话呢……真的百思无解……我轻轻地关了借寝的小门,轻轻的再次躺在床上;父亲轻微,均匀的鼾声,要我不忍打扰……可我对电话的强烈兴趣,对可以随时都有电话可用的盛伯伯,杨校长之辈的好奇崇敬,一时满满的充盈心中:我咋没有这样的老子……一时这些想法满脑子打转,并久住不走。并没让我思虑多会儿,就有学生陆续的早读声,父亲也警觉地扯了扯我:“起床,学娃子早读结束,就得早餐……这时的老师可是千头万绪,等不得我们的……”


      吃过香米和包谷穇稀饭,老师们就开始各种忙碌,杨校长却款款的走到我们寝室,见父亲一切就绪,就帮着提了粮袋,父亲执意不肯,坚持拿在自己手中,并深深谢过……见此我只好麻利地先出小门,父亲在门外放下行裹,锁好门再把钥匙交给校长,深深一揖”就此辞过“,”不忙不忙!“,杨校长一边请父亲先行,一边示意着他将相送,父亲就指着路让我前走,他和校长款款随后……
      ”神童的议题……“杨校长开口还是这话,不由拉慢了我的脚步,”我给组长报告过了,肖老师,你我都是做过几次这事儿的老教师了,虽然我们都没做妥一个圆满,但初始的几个环节,我们自然都是心知肚明……娃子天赋没得说的,确实少见啊!以后的扶正,就靠肖老师你多费神啰……“
      连我都明白杨校长的期望殷切……父亲有些费力地拉着杨校长的手,眼眶少见的红润着:”犬子若真有这个天福,就连我,也当感激兄长不尽……“杨校长面露不舍,到底站正了身子:”月国一定要听爸爸的话!不要懈怠,不要停步,一定要持续努力啊!“我见父亲都是脸色异常激动的不能自己,可我到底也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场面,到底也只记起和盛伯伯分别的那会儿,我下意识并了双脚,正正地对着杨校长,一个深揖,几乎脑额触地……

      了无声息……不对,有斑鸠”咕咕咕--咕“还有?偶尔一声”豌豆巴沟“还有?还有鸟叫,可惜我却不知它的名字……父亲说:”我猜想,娃娃你这该是第一次走这么陡,这么远,这么高的山路了?你警觉点儿,昨天两餐,再加今早早饭,我可是有心让你吃好喝好,养足力气!我也不要你提包背袋,你今天必须的课题,自己走,就是爬,也得靠自己的力量,最好走到学校……“父亲的脸是青的,我悄悄看过,心底开始有点儿发秫……放眼揣摩过父亲手指的方向,其实也就这一条米宽的,泛着白色的砂面小路,盘旋,蜿蜒着伸向远方,伸向山顶,加上早晨头脑的清新,我没理会父亲的担忧,放了脚步,小跑着爬攀了……应该也有公里路吧?      “你匀着走路……”父亲背着粮袋,却并没有和我拉下多远,父亲喘气的大小急缓,我都细仔有感,我正疑惑父亲能否一直能够撵上我,“哎呀,是肖老师公子吧?”一个热情有加的童音,从我的头顶传来,瞬间一位脸部黝黑,也只高我个头的少年,就在我的身边绕转起来:“啊呀,还真是了……和肖老师 ,一个模子似的……”说话间人已飞到了父亲的身边:“肖老师你们这么早呀?”说话间就去抓父亲脖子上的口袋:“杨校长昨天带信,说肖老师带着口粮带着肖公子,今天路上肯定艰难,要我下来接呢!没想你们这么早?”
      父亲这才站住,喘过几口气才看着面前的少年:“高强,你?你你你?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杨校长带信,让我今早,早点下来接你们呀?“高强……父亲叫的,应该是少年的名号。
      ”是吗?这个老杨,真是细仔到位了!可是高强,你?你你你,你现在也还是个孩子呀?你,你你你,你都没满十二岁呀?“父亲躲着,并没把粮袋给他。
      ”什么呀?你这个小袋袋,20多斤吧?算什么呀?“高强不屑的口气,叫我都有吃惊。
      ”未免你还……“父亲喘息微停,打量着少年的模样,真有疑惑的神情了……
      ”每个星期天,我都能挑七八十斤柴火,这个斤数,可是杨校长亲自扶秤的哟……“
      ”这个,我听说过,可那是下坡路啊?“父亲到底还在打量……
      ”给我吧肖老师,瞧你代子,装得算是重量吗?我不在乎的……我先把粮袋拿到学校,再来换着你,把小弟弟背到学校!“
      父亲将信将疑地把袋子交给高强……这个高强,接过袋子,和父亲,和我点过了头,呼眨眼的功夫,就从我们力所能及的视线里,消失了……
      大山渐深,松枝更高……我心仪的一处小倒坡(注释1)躲到背后,再没了这样的便利,陡峭的山路步步犹如楼梯,哪里容我喘息继续?可我刚扭头,就见父亲贴着我的背器,这又咋的?我扭回头,一只脚踏住前途,微微弯曲……我大口大口的喘气,喘过半会儿,终于耳闻:背后也有小口小口的喘气……于是我有了便意;但我只是缓缓的拉出枪头,可以控制着小便的流量……这一泡尿,想来是我今生最长时间的小解,所花时间不足三分,二分钟绝对有余!可是,小解过后,扭头之际,这父亲的头,就要耷拉在我的背器上了,我只得咬过牙,再上!再上!
      再上?
      如此,三番六次……我六次三番过多少呢?眼前已经不是阳光被树影遮蔽的清晰,灿若星河真是再也不能恰如其分……扭头再看,父亲的黄眼珠第一次被我清澈的撞见,被我第一次发现异于他人,我生出无名的恐惧,腹中固执的滚动着泄意,到底情不自禁的发出:“我要大便!”
      愣在那里不动,也不扭头,但等父亲的回复……父亲竟然无动于衷?“憋不住啦!”一脚跳到路边,一处勉强可以称为“平躺”的所在,“噗通”放出异物,却见父亲昂首大步,大有愤愤之意地走过了我---咦?我侧眼瞅过,父亲所站之处,虽然不是大坪,到底是一处陡坡与陡坡的连接之处,少说也有二十多步的平缓之路呢!
      父亲在这截路上的脚步甚是悠闲,叫我突发感悟:我怎么就没想到,紧走几步,就是行进程中的自然歇息呢? 即便大解,即便这是事出别因的大解,时长也不是无限的呀?眼见?眼见父亲在缓路的尽头,已经别出路口,走近一堆泛红的松枝边,父亲翻找什么?啊!一枝带着鼓球的枝节,被父亲整理的淋漓剔透,那枝头的球鼓越发显得凸出,我预感到的,似乎与我极为不利的镜头,可怕的袭扰着我……赶紧拉起裤子,奋力跃过脚下的几步陡路,来到缓进的路面……我极为细致的走过了三十多步,我多么希望这平坦的,清松的路再多点……再多点儿啊!可是,缘不得我这般珍惜地走着,走着……就走完了……眼前的路,面前几步似乎就与眼珠平齐,好陡峭啊!我才生畏,扭头就是父亲泛黄的眼珠……我的脚步越来越慢,越来越艰难,及至挪着挪着……就变成了满眼的惊醒……“咚!”突然感觉后脑被重击过,清醒那刻,扭头去证,真的是父亲弹抬着那只松枝鼓,显然才从我的头顶移过,心底眼内潸然生泪:我的老爹耶!你狠心……      如是,记不清是三回五回……应该是在父亲第五次敲击我的后脑之后,我愤愤地,悄悄地摸过被击打的那点,有包了,以后,近至渗出湿液……我在扭头的那会儿,把不解甚至愤懑送给父亲,却找不平父亲的眼神……父亲的双眼瞅向,基本定格在……?……啊!顺着那眼神,我也看见,父亲眼神远方的所在,是繁茂苍翠的几株?几株大青植物,偶尔父亲就提醒我:“你看,那桂花树已经很清晰了,到了那儿,就轻松多了,就基本是到学校啦……
      可我……
   “月国!你们走的好快呀!”正在我无计可施,心底懊恼透极之时,高强竟神奇地堵在我的面前,见我眼泪汪汪,大汗淋漓,满口喘气,高强不易察觉地递给我一个眼色;“肖老师,你自前面走,我来带……我和你少爷走游戏路,好不好?我保证,我们绝对在你前面,走到学校!”
      “这个?你确定,还有小路?”
      “当然啊!我们高家坡娃娃的打柴路,摘果路,便捷又有趣,轻松着呢!”
      “这个我有体验,只是……你刚才说,你会转来,你要和我,轮换着背他……却是不允许的哟?”
      听了父亲的要求,我恨的牙根痒痒,到底没容我表示什么,高强就乐呵呵地说:”什么呀!直到如今,还没有娃子,不被我糊弄的团团转,跑劲大着呢?“
      ”做大事者,当先磨其筋骨……小高,我是仔细给你说过的,如今我的儿子,我岂能让他不受考验?你要明白我的……苦心……“      父亲瞅瞅我,又看看高强,满脸的警示……
      ”明白明白!“高强点头哈腰的神态,显出乞求父亲的样子,我真的懵了……
      就这么瞅着:我的父亲甩下我们,大步朝山顶走去,高强趁着父亲专心的走路,拉着我一家伙就忽闪进了大树林内;眨眼的功夫,把我带到一眼清澈见底,泛泛淌漾的泉水边,我一见顿觉嗓子冒烟,就要俯身去喝,到底知道还得礼让,就站在泉边去瞅高强;却见高强满眼诚意地瞅着我:”你是客,你先来!“我自觉横身汗气直冒,热燥无比,正需清水降温之刻,俯下身,张口抵近泉面,老牛奋饮般狂吸起来……轮到高强,他却不向我样的急切,双手在泉口敷了,额头上拍过;洗了手,再解开衣扣,又敷过双手,心口上”啪啪“拍打过几次,才俯下身子海喝起来……
      我默默看着,想想老家大人们此刻的举止,心中似有所悟……我瞅着高强喝过水后的样子:惬意,兴奋,情不自禁,被感染着似乎也是浑身来劲,正要催促去赶路呢,却听高强自言自语似地说道:“早春时刻,松香糖都被鸟儿蜇完,也不是野果成熟的时候,等着有这些的时候,但愿你那时还在我们这儿,我就能带你,尝到好多野果味了!”就在我回味这话之时,不提防高强就把我抓到了他的背上:”要想赶在你爸前头,我还真的要背着你,狂赶一段路啊!你要听指挥,待会儿需你自己走时,你自咬牙挺挺,我们就胜利了!“      
      我哪有心思磨叽胜利与否?找个跟进父亲脚步的代步,成为我眼前必须的单选……巴论不得?感激不尽!我被高强颠簸着,浑身的舒坦自在,感觉真好!自今都还眷恋!---只是此处,当年有个晚霞时刻,父亲有闲和我同坐桂花树下,面对着保康和房县的公路分水岭,父亲说:“越过那个山头,到北京,路就直向多了!"我最明白,到北京,是父亲时代的各级人士成功的象征啊!父亲如此勉励他的儿子!光影荏苒,如今这里已是笔直的高速,父亲指引的取向,应该更有条件实现,可惜与我,竟还是遥遥的预期……不想就听说:”到啦!下来跟我跑!“什么呀!原来已经到了和那青植物---对了,父亲说的桂花树,平齐的近处山头,我和高强跑着的,竟然是一段平坦的路啊!咦嚇?父亲呢?父亲呢?其实也才疑惑,我们才跑过百十步呀?拐角处父亲就露出了汗津津的头:”哈哈!我说吧!我和月国,可真的是,早你到了山顶啊!“高强满脸惬意地望着父亲……            并没理会……大汗淋漓大口喘气的父亲,手里杵着一杆竹竿,赶齐和我们并排站定,喘气的同时,眼神在我和高强的额头来回瓢娑,眼见高强是汗迹满满,我却自觉额头脖颈早已清净,哪里逃得过父亲的法眼?些许之后父亲才说:”高强,我岂不知你的好意?只是,月国是我心尖上的爱子!作为父亲,我期望你们都明白,学习好固然很是重要,但不炼就坚强的体魄,又将何益与社会?月国还小,未免听得明白!可高强哥哥大不了你几岁,却是德智体俱佳!月国,这也是我带你到我身边,预备给你的榜样,不想叫你先领略了……月国你要明白,你的体魄课,并不及格!你得好好像高强哥哥学习……
      父亲的高论,我也听不完全,但高强的键跑,给我的印记,自是至今在目……父亲定在坡顶,小歇也只片刻,就又给我指点:这桂花树,虽然只是四颗,想来却是大有缘头:最低的那颗,跟下就是大泉眼,最是繁茂昌盛,挺拔高扬过它矗立的坡面,细测已经高过山顶N米之多---我来这么几年,天干天阴,它并没有干过……就这一脉的向上,桂花树竟是繁茂难歇,高山之巅呀?难不成竟有地下沟渠?等等,等等;你们要有兴趣,是可以想着法子,找些答案的……还有?啊!哎呀大响午(注释2)了,小高你带月国转转,熟悉一下环境,我做午饭去了,中午小高和潘老师,都在学校就餐啊!“      ”不呢!我带月国转完,还得回家呢!我爹说鸡蛋老是被偷,巴不准蛇又犯贱了……我得帮我爹糊鸡笼呢!“
      ”那不成,我以后再接你!“


      转过四颗桂花树---其实哪有特别,还是阴坡的那株,位置上最低的所在,树根下一眼称得上是”流“的泉流,被土人们清土成池---有趣的是竟有里外两个清池,仔细看去,里边的清澈见底,青苔点点,水质让人一见难忘;外池却是黄叶一二,白炽刷岸……小高一语道破:”你在这儿,没大人时,吃水就在这里池淘啊!外面那个池子,是洗衣淘菜所用,到底脏些差些……“见我不屑,小高就拉着我,大踏步来到”学校“所在,并不进校进屋,自是消停地在篮球架下的操场上转悠,还特地转悠到……啊,我目测过,是南向这边,白生生的竖着一排杉木板子栏杆呢?真是舍得?这么优质的板材?到底留着侧门,容我们出去,竟然是侧木方梯,小高蹬在最下一级方梯上,待我静下身子,才指着北侧说:”为建操场,大队真是舍得;这么粗的木头,你看铺了多少……“      我简直惊得说不出话:我们家,最罕见的,真是这见型的木头---多少地方急需呀!可这里,竟然……?
      ”吃饭了……“父亲的呼唤格外清晰,我抬头之际,却见小高”呼“地扭转身子,眨眼没了人影……我忐忑地走进父亲的厨房,就见父亲拍打着围裙,已经把两菜一汤摆放整齐,我也不敢造次,接过父亲递来的碗,小心造过锅底,呀!净干饭呢!好歹盛满一坪碗,低了头细吃起来。就见父亲疑惑的样子:“小高,到底走了?”我说:“你喊吃饭,我还不知他是咋舞扎的,就不见了……”“算了,隔日吧?”吃到一半,我突然醒悟,没有见过,老爸下厨房呀?到底没敢吭声,却也做出这般可口的饭菜;却听父亲说道:“高家坡小学,说白了,仍然是个大些的复式班,教室也就两间,五个年级上课,两名老师:我和潘老师。体育课就在门前的大操场上!我误课四五天了,照护你相对少些……不管做什么事,比不得在老家,你要格外留心……”父亲说了很多,我因上午过分劳累,饭碗干净,似乎我也在桌上躺下了脑袋……

      清晰地听到了口哨声,翻身才知道懵懵睡过几个小时,爬起床走出门,眼见已是非凡的操场上,高哥哥正参乎着一群学生打篮球呢!伴随着一个大人的腾挪跳跃,咦,我竟看出跷蹊:说是篮球场,其实并不周正,明白的北边要宽……啊,高哥哥带我看过,操场南边,原木撑起来的呀?没撑够宽度?这些个头参差不齐,却都自觉疯跑的队员,明明北边场地挤满了他们,南场空角啊!高的矮的咋就不知道向那儿撤人,向那儿突击呢?那个腾挪的大人,叫什么?对,是教练呀?怎么也是愚钝着不提醒队员钻空隙呀?这和我在老家学校观摩的球赛球艺截然不同,心底的一个感觉油然而生:“诡场诡球技……玩儿的啥球门道?”
注释:
          1:小倒坡:山路特征,遇阻需要盘旋下走,之后才有续上的路,称为”倒坡。“
          2:大响午:正午略微往后的时刻。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重要恩人姓名音译,如遇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好又佳超市)衷心祝福抗疫一线的医生护士劳动节快乐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加入

                        
(投诉/建议/广告)联系电话:0719-3203555,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房县论坛官方二千人Q群房县论坛
房县论坛创建于2002年,您看到的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房县论坛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和《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所有发布在房县论坛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过许可严禁转载和用于其他商业用途!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