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回复: 10

[原创] 草根逆袭报告<山启蒙/路启蒙>1:1、黑老汉挥镐砸强折,奶娃子敬酒识亲爷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9-8-16 11: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龚举国 于 2019-9-16 20:16 编辑

作品简介:一部描述被迫辍学的放牛娃逆袭成“状元”的报告:作者1978年参加了房县中专考试,高中的“状元”除了大队初中学历没有其他任何受教育的经历,如是竟然在事关命运的考试中以全县第一名的显赫成绩而享誉山城---这个奇迹的注脚成为作者一辈子萦怀于心的难解之题。
      生命的每个时刻不得不深思“状元”的来由---公务员的炫目岗位,令几多童伴唏嘘……他要没有教书的父亲?---并不被作者看重……及至父亲“走”后,怅然着回首与父亲的点滴生活,蓦然醒悟---孩童时期的模糊父亲,到少儿破懵期,少年叛逆期被烙印的“父亲”意念,学习、生活的过往细节,点点滴滴父亲都在“润物细无声”啊---作品报告了父亲的师育在学校环境中所演绎的特殊绩效,塑造了国家转型期基层的教师形象,揭示了社会对这个重要群体的贡献和需求不被人知的潜在落差,以及它阻滞社会进步的特定事实;写来令人振聋发聩,荡气回肠;为现代家庭提供了可资借鉴的育子典型---子欲孝而父不在---在当今物质不显匮乏的现实生活中,丢些物孝惋惜有限,但父辈积累的精神财富从家外之传中就更难以得到……作者系“十二岁的老师”,“状元”的成绩使之被最心仪的学校录取,学成之后毅然回归家乡,“互补”父母亲把弟妹们培养成高级工程师等与国与家有用的人才……又遇母亲仙逝,回首往事,倍感母亲携手父亲抚育儿女成人成才的格外价值,挖掘出来与同辈共享的激情使作者夜不能寐……意外改行但一直未放弃教育题材的挖掘,继1986年在《中国教育报》发表短篇小说《山路》(曾入列郧阳地区优秀作品年度选)处女作之后,又在各种纸质媒介上塑造了多种教师形象;本作品拟定20万字篇幅。


                                                  第一部  考察
           1、黑老汉挥镐砸强折,奶娃子敬酒识亲爷


   忆念父亲的悲苦情怀,终于凝滞在了2012年春暖花开的那个中春……

    确切诊断来自核磁共振的拍片,下午一上班,就有导医送过来了。
    父亲病症的检查结果让我们恍然大悟,也让我们大吃一惊:肺囊肿,这病原是可医治的啊!
    小弟双手捏着拍片微微颤抖,伴随着抬头低头,好大一会儿,才像有了倾向性的意见,“大哥,二姐,父亲的医治,外科手术,应该来的快些;”小妹定定的看着我,意思再明白不过:催我定主意呗!
    人命关天,又是在父亲病入膏肓的时刻,岂是长哥的地位就能使然?但是天南地北联系小弟、二妹的电话,又催命般的要我难以推诿:“我的考虑,具体办法,决断还得医生说了算。”我们三人,就又齐聚在了主治医师的诊桌之前:“肺泡压力过大,总体积过分膨胀,已经压迫心脏,胃脏长期不能进行常规工作,造血能力严重衰减,营养几近停止摄取……患者体质太弱。这种情况,我们医院没有基本的配伍抢救设备,所以极难保障手术成功?据我的判断,你们能在我院完成手术恐是万难!”说这话时,接诊主治医师满脸尽是歉意;
  哪里就信他,一个主治医师?低头,悄悄背过了诊桌,拨通院长电话,跑到僻静处重复讲过拍片结果,院长的回复,简捷明了赛过医师,“老肖啊,不是同学推诿,小院的确,无能为力啊!”
      医院推辞手术,决策者意见异口同声,已经心知肚明,失望的望着小妹,小弟;小弟即刻就开始动员资源,也没多大一会儿,就寻到了“有条件”立即给父亲手术的医院;
  想着我对父亲病因的错误推测,懊悔压在心头;不能再让父亲无端受苦的自责,促使我要尽心尽力且无所顾忌:“父亲的病体实在虚弱---确实应该正视;可是现在上路转院无疑会有颠沛,又这样急迫,你们看,他吃得消么?”
    能够施行手术的医院,远在百十公里外的市区。
  “总不能,就等死啊!”小弟沉闷过很久,带着浅浅的责备,一会儿是无不忧郁地望着父亲,一会儿又是无限渴望地望过了我们:眼见他是在寻找支持;
  胸外科住院部的灯光,只剩下走廊和接诊父亲的急诊室还都亮着;骨瘦如柴的父亲,白色世界里簇拥的亲人的关心和交际,使他很是亢奋地,一遍一遍缓缓扫视着面前各式的忙碌:小弟小妹,油汗把倦意蒙在脸上,然而他们都还在紧急地收集各方面的信息,用作抢救父亲方案的依据;二弟二弟媳轮番拨打着电话。我发现,此时此刻,时间的概念对于父亲,和父亲刚刚回来的亲人,仿佛并不存在;
  “可以立即做,但是,手术的效果,要看病人的体质!”二弟媳的家叔,在任市院院长助理,鄂西北胸外科头把刀;二弟媳,即刻成为了父亲手术与否的信息热点,她将手机合在双手之中,清晰而准确地报告--我瞅了她一眼,这已经是她第二次传达这个准确的信息了。
  “不能不治啊?”小弟倾心手术,溢与言表。
  “应该先恢复体质,再考虑做手术;匆忙在病体上动刀,无疑是催病人上路!”我眼见的太多,我就像看到了结果……那是每一个做儿子的都不愿面对,都不愿接受的;
  “肺泡压力超限,随时都有可能突然破裂,病人,就只能是跟着气绝……那就……等死啊?”这一次,小弟的失望写满低垂的眼睑,没有了征求意见的口气,好孤独地,独自自言自语……小弟现在考量的,是来自医师方面有关父亲的病理和治疗预期,作为父亲最为骄傲的儿子,小弟要极尽所能与啮啃父亲生命的病魔进行最及时最有效的拼争;抉择出什么样的办法,能够保证达到挽救父亲生命的目的,其实很有难度---这我看得出;
  “不能让父亲等死啊!”小妹极尽心力,盯着点滴的父亲,盯着懝思的小弟;小弟微露意向,小妹就嘤嘤发言,表明着她随时准备赴汤蹈火,尽其所有……我想说:可这并不是我们极尽财力、心力甚或苦力,就能得到期望的效果啊?
      --你们知道吗?
  “等死?还不如,现在就不治啊?”
  行了!行了!我都懒得辨别,是谁在追崇了:小弟鹤立与我们姊妹兄弟,一言九鼎,已经不是今日昨日;可你毕竟年轻,哪里就见全了人间百态?况且这是父亲的生命,我再说一遍,不是你这位中国现代乘务车精英所控管的,你们都运行在其中的那个圈子--所以极不见得,就会向你们的工作和生存,都是绩优;我早就预测过会是这样的局面,--其实,许多没有小弟地位的姊妹兄弟,小富之后,在现阶段,这种情况,谁又不是在家庭经济和父母生命两方面的选择,以生命为第一呢?而且,当这样的局面,随着上海,深圳,武汉方面,父亲外地亲人的回返,随着小弟情绪的波动,马上就会向前推进了;可是,凭我的直觉,我相信,如果任其下去,再后面的结果就是下决心让医生动刀,也就是我认为的催父亲上路;父亲的生命走向,真的还不至于仅仅如此单向?但我要以大哥的身份,决定父亲不走这样的不归路,来扭转那个可怕的结局,就得说服小弟;--可小弟,早就在三十多年前,那个切实的文弱特质的娃娃的时候,就对着我说:老师你写错了!我认真的看过小黑板,前后思虑几遍之后,发现居然是他确实对的;今天,我还想起心坚持,说服他?一位万目仰望的专家?成功几率?我能有多少信心支持?
  我再一次望了望小弟,知他绝难接受我的意见,只好按套路低过了头:“我们分两路,你带队到市医院,我,在家料理。”
  “就这样吧?”小弟凝神思索过好大一会儿,可仍然还带着点恍惚的说。
    “就这样吧!”我痛苦的摇着头,无可奈何地重复了这个决定。
    回家,赶紧安排过父亲的心尖儿宝贝,我的儿子雨东:“爷爷疼你一场,你去给爷爷,送送行吧?”
    “有这么严重?”妻子无不疑惑的看着我:“不要说了,你也去见一面吧?”我挥挥手,赶紧替他们准备:给老爷子的最后一次孝心;
    凌晨一点,妻子、儿子回了,我说:“送走了!”“接走了!市里来的救护车”不知是妻子说的呢?还是儿子嘟啷着,我抱着儿子的头,手就有些发颤:“雨东,咱们恐怕……”
    “不要浑说,睡吧!”
    “睡吧……”
      

   不愿,极不情愿的结果,不到十个小时,就电话来了:“哥,你说准了,父亲,没有挺住;”
   …………我很疑惑: 一年之前,明丽的今天上午,刚才才接到“父亲手术成功,这会儿要看《铁道游击队》”的电话;我还没来得及告诉母亲,妻儿,电话迅即再又响起:“父亲,已经不行了!”
   “生命指数全面趋零!” 一年之前,悲苦的今天中午,再次见到父亲,是在“生命指数全面趋零”电话的两个小时之后,2012年4月13日12时略过一点儿;父亲的眼睛仍然睁着,但是,躺在我怀里的父亲的眼角膜,已经有风皱的,细若蛛丝的褶纹。
    我轻轻地,捏合父亲眼睑时的颤抖, 简直恍若隔日。
    父亲走时才七十五岁,而且赶在这么好的政策,这么好的时代;
     

    阴阳两分之后,落魄的酸楚和凄婉徜徉心田;但我想到父亲的感觉,仍然还是不满,不平,不然的三味成分占据主位;以致父亲阳历的的忌日,女儿雨尧从上海打电话给我,请教祭拜之事,我才嚇了一跳:孙辈念恩尚且如此在心,作为长子,沐浴父亲的甘露,又是他人何所能及?何至如此薄情?
    愧!羞愧!
    羞愧促使我开始警觉父亲的周年纪念,(我们老家,尊奉的是农历视事,所以父亲的忌日,依这规矩就还有时日)还得有我,把它提到家族议事的重要日程;
    调整好了心情,着手再次搭理父亲生前的作为,探讨他对儿辈孙辈的影响,强迫自己力求正面着手理出他的成就,用以警觉后人---但思路归思路,我还是脱不掉怨愤,也没找到适合的文字……
    老实说,父亲此生的成败,我并不知道,他自己有无认真的总结过;论理,家乡或者家族之中,他的时代,他已成了少有的知识分子或望族的代表!他是有能力自我总结或请人代笔,书面留下自己的靓点光显来的;当然,人贵有自知之明,不足之处,或者需要告诫亲人及子孙的段子,虽和缺点的部分相连,可就我的感觉,那可是金玉良言,比之成绩和经验的唠叨,可能让后辈更具警醒,更觉它的传家宝价值;不过,所有设想都只能表明仅仅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父亲在他大限来临之前两年是有预感的,然而及至大限到来之后,我们翻遍了他的所有宝藏,终于没有找到诸如总结,生平,大事记之类--因为父亲帐下,资产细盘还是负数,所以说到遗嘱,他自己可能也感惭愧,没有什么说唱;我们后人估计就更没人在乎它了;这就只能依照族规和乡约,在他的葬礼时,由长子承写悼词,并履行领家拜祭的职责,你看这棋,竟至又一次把我推到了无法回避的尴尬境地?我是一个尊重实际的人,要我把一个社会……起码是眼目前,大多数乡邻,大多数族人都不怎么接受的人写出一些光辉来,显然有违我的个性(他自己要留有一些线索,当然又是另一回事)于是,在他的祭场上
就不该地发生了我操了那个歪经:是我个人,突发异端毅然地严辞阴阳先生,叫停了长祭他的经文……
    丧事办理,摊上这种插曲,还要我撰写悼辞,即便有菩萨心肠,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又能怎样作为?好在祭物成堆,铺排理料上山的送行,竟然周全十分,也就将那在老家还未盛行的追悼会仪程,遮掩过了。  
    可是,这并不能抹杀父亲的成功(参照系是我们姊妹兄弟,堂姊妹支系,论天时地利人和的环境,应该都超过他了);安葬父亲之后,稍微静心之时免不了思索:父亲才去的葬礼,隆重程度、规模范围绝不是乡野百里、岁月世纪能够找到个类似的比拟;这个事实,俨然推进着我顺着父亲遗给我的记忆,一刻脱不下的整理着他的一盒盒粉笔字迹的同时,也在一履履定格着他的脚步,沉甸甸留在老家乡土之上,斧凿钎雕般清哇哇的路迹……
    ---眼中眼前的史实,是我全盘抹去了父亲生前作为的全部精华---作为长子,说我数典忘祖不需要再去找证据?
    清晰的思路,明白的失职就这样萦回脑际,再也撇之不去。
    追忆父亲生世的过往,因此燃起的不灭热情,是从这个细节开始的:  
    老家有传闻说,某家孩子长到多大岁数,还不知道“父亲母亲”的含义,在我就有亲历---我疑问的,其实还有祖父母,搞不清是啥原因,在我谙事之处,我家和我的祖父母,隔着一个很大的院落分居---为此,我做过专题调查,我们老家,全部的肖氏家族,到如今也只这个例外,解不开的刀劈鑚刻的血脉轨迹,是我的亲爷爷,在我五岁多点儿的时候,我的母亲,双手压按着气的发颤怒的要跳的我们姐弟妹三人,我们从门缝中清晰地看见我家昨天刚用毛石垒起的猪圈墙,被下邻家二爷一个一个的撤毁扔掉,一边撤一边混骂“叫你占我的地基?”我家是正屋,正屋旁建猪圈天经地义……正在我要咬母亲压我的手冲向二爷的时候,娘吼我说:奶娃儿,快看!---我们乡下,十二岁以下又没有弟弟的都叫奶娃儿……就见墙角边别出一个扛着十字稿的黑老头,低着头朝我家门向走来,不期遇着二爷的那刻,黑老汉威严地盯住二爷的绿眼睛,不一会儿就突然飞起十字镐砸向二爷,二爷立马变得乖灵,低了头就是猛逃,把镐头闪在了他的屁股后头……我自是惊得呆了:世上竟有如此英雄的举止! !!  !!!   !!!!!!!!我二话没说拉开大门,我冲向十字镐头我抱住爷爷,我仰天长嚎“爷爷!爷爷!爷爷爷爷……”虽然之前我叫过他爷爷但应该也没有叫过他十次爷爷? ??   ????    ????????爷爷摸过我的头好一会儿,才吩咐我说:“奶娃儿,给爷搭下儿手!”爷爷放下十字镐,借着未干的泥浆,把地下散乱的石头重新捡起,周周正正砌好了被二爷毁坏的墙体,最后是极其哼哧着涨红着褐色的脸,我看着他的一双手极为吃力地抱起很大的石头,给墙体压着了面,压完面的爷爷喘气着,额头黄豆大的汗珠子瞬间就连成一片,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爷爷除了有一下没一下擦拭额头,竟傻傻的一动不动---直到中午我还悄悄瞅见几次母亲未干过的泪眼……母亲留爷爷在我家午饭,桌边母亲一边啜泣一边满满地斟了一大坪碗黄酒,竟然开席就命令我:“肖月国,喝了!”我哪儿喝过这么多酒啊!啊?还有,“肖月国”?工作队到我家派饭,我娘让我陪时才这样叫我,这“爷爷”都跟得上工作队了……况且,妈妈还是没有过的铁青的脸色?我只得闭了眼睛,大人们那样豪情万丈地扎了个猛子一气灌下,就听母亲吼着:“跪下!”又斟了满满一坪碗酒,我捧着吓的直打尿噤,我连一坪碗酒,都还是第一次喝哇儿?哪敢两碗?就听母亲吼道:“端起来!”双手和酒,颤抖着缓缓端起来,正要拼上小命,再灌嘴丫子呢!却又听母亲说道:“举到头上!”只得顺势拐了个圈儿,正在举起的那会儿,突见母亲“噗通”一声,也跪在我的身边,母亲说:“伯伯,月国的亲爷爷,桃花分到这院子住,有几年了,娃子的爸没在家,好不容易啊!这么多事受人欺负…我没怨言,可我最不过意的是,分过来几年,竟没接过您,没给您老敬过酒;现在,您的大孙子,已经先喝为敬了!您就,接了这个敬杯吧?”于是我看见我母亲以前悄悄给我说的,这个才叫“亲爷爷”的,怎么是在又一个院子住的,我们姊妹也确实叫着他“爷爷”的黑老头,比我还尿噤些的手接过了坪碗,也是一气,“叽叽”地喝完了酒。
    我从“亲爷爷”手里收空坪碗的时候,我偷眼瞅见了他用力地擦过左嘴丫子,之后,悄悄的很快的擦过,就跟核桃壳子一样的凸眼框子,和它左右端的眼角---有了白头发的人也还有眼泪吗?---再以后,才又重重地,擦过了右嘴丫子上溢出的一条缓缓下淌的黄酒酒滴………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情节服从虚拟,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为沉痛悼念母亲逝世---一年内坚决完成此文!---2019年1月31日母亲忌日22日后立誓。
   

北门<好又佳超市>------独家赞助发表.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9-8-17 16:3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龚举国 于 2019-8-17 16:42 编辑

本作品曾以《轻轻地祭》为题在坛里发过征求意见稿,经过作者七年的反复思考,现拟用三部曲的形式完成本书的创作,每部十节,故事情节与《轻轻地祭》比有较大调整,主要考虑每部曲要有一个基本的故事格局;其中第一步“考察”已经完稿,作者拟每月发表一节,并以此在全县教育界征询合作者,以期“父亲、母亲”的教子细节更详实丰满。
    后两部拟为贵宾章节,出书或网络发表以卖断著作权形式经营,期望有合作意想的老师能和我联系,电话:1303525287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9-8-23 06:5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龚举国 于 2019-8-23 07:00 编辑

为什么说:《好又佳超市》独家赞助发表?
    作者12岁失学以后,艰苦的农村挣工分劳动确实让作者醍醐灌顶,幻想着以后的人生若无改变,如是般的糟蹋体肤,命运将何其辛苦,不免幻想着多种改变命运的办法,快半个世纪过去了,唯写作坚持了下来---唯好又佳超市置的下我的书桌和电脑……自然写作是在给家庭“值班”的主业里伴生的……其实这些写作虽未见到稿费,但是很多网友“悄悄地看过作者”,偶尔也有购过商品之后也给作者道明了身份和意图的,他们都是“好又佳超市”的内涵---广义和实际地说,这里的赞助发表者,其实这部分网友贡献最大……
    人必须活着……近20年来作者创作的两部长篇小说,因为离成型、成熟、成功还有遥远的距离,作者的大量心血还倾注在作品上,经营作品暂未提到议事日程,所以求生存仍是难以逾越的鸿沟---我还得讨老婆的支持啊!为此籍此还得请网友们智力支持之外,能够来到超市看看,起码也会兴奋一下作者的精神啊!这对创作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不管怎么说,我还得自己给自己加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8-23 15:5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楼主大作,学习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9-8-24 08:5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彬 发表于 2019-8-23 15:52
拜读楼主大作,学习了。

小文总是写不满意,羞对版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9-8-25 15:0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龚举国 发表于 2019-8-23 06:58
为什么说:《好又佳超市》独家赞助发表?
    作者12岁失学以后,艰苦的农村挣工分劳动确实让作者醍醐灌顶 ...

退到二线以后,本人曾一度生起再次创业的心计,没成想三次被单位召回……现在想来,如此轻易的召回实在是我自轻而至,同仁并没有一人一次事之,却瞬间既是奔六的人了,身体的各个部件且连连轻发警报,唉……我想就只能做点小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9-8-28 09: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龚举国 于 2019-8-28 09:21 编辑
龚举国 发表于 2019-8-25 15:03
退到二线以后,本人曾一度生起再次创业的心计,没成想三次被单位召回……现在想来,如此轻易的召回实在是 ...

小事之一:打造适合百姓需求的烟草普适柜:即以顾客为导向,以满足需求为宗旨,力争品种,数量两方面满足顾客需要;《好又佳超市》已有烟草柜三节,常年可供品种105个品牌,普84,细支、雪茄三大系列,常年库存适销商品10万元左右;一般地说,您到这里,应该可以满足您的需求(吸烟有害健康,请尽早戒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9-9-5 07: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龚举国 发表于 2019-8-28 09:08
小事之一:打造适合百姓需求的烟草普适柜:即以顾客为导向,以满足需求为宗旨,力争品种,数量两方面满足 ...

现常年稳定库存在五条以上的品牌有:1:黄鹤楼1916硬包;2:黄鹤楼软蓝;3:黄鹤楼硬红;
4:黄鹤楼侠骨柔情;5:黄鹤楼奇景;6:黄鹤楼硬大彩;7:黄鹤楼永光;8黄鹤楼硬8度;9:黄鹤楼软雅韵;10:黄鹤楼14元每包系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9-9-6 07:3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龚举国 发表于 2019-9-5 07:20
现常年稳定库存在五条以上的品牌有:1:黄鹤楼1916硬包;2:黄鹤楼软蓝;3:黄鹤楼硬红;
4:黄鹤楼侠骨 ...

中华香烟常年保持五条库存:软中华;硬中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恭祝文苑新老坛友中秋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昨天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龚举国 发表于 2019-8-17 16:37
本作品曾以《轻轻地祭》为题在坛里发过征求意见稿,经过作者七年的反复思考,现拟用三部曲的形式完成本书的 ...

因本作品最成熟的版本寄发在《十堰作家网》,该网最近因迁址停发若干日,作者紧盯着该网页的动向,一经开网,作者将立即将再次修改的二节(前半部分)发至本页(二节故事较多,篇幅较长,故分两次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加入

                        
(投诉/建议/广告)联系电话:0719-3203555,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房县论坛官方二千人Q群房县论坛
房县论坛创建于2002年,您看到的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房县论坛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和《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所有发布在房县论坛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过许可严禁转载和用于其他商业用途!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