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回复: 0

[原创]  99、不需搀扶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8-12-6 21: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长篇小说《羞病》题记:中华民族到了求繁衍的时候!(破译不育,少儿不宜)

  99、不需搀扶

  这儿,这种情况,该是囚犯的前兆啊?让我遭遇,虽没仔细规划,但还是有过醒悟的,人生吗?哪里不会遇上一次两次猝然跟斗的时候?……然而真正地过这日子,终归感觉来得太快!我还没有进入我心中的角色啊!哪里平静得下心思,还好好大睡一觉呢?

  翻来覆去一时好难入眠……终于理出了一点头绪:商务局桂花大院,这把大火也是百年未遇的啊;引火的人,在桂花大院里,几十年里盘盘碟碟累积的一些冤枉债,应该也有几桶……可是,竟让她安然地过去了;虽说老太太一命呜呼了,于此有些牵葛,但毕竟是上了岁数的人,也是顺路的事;眼见得这一家那个最有威望---当然,邻里都觉着她最叵皮的叶姨没了,剩下的就应该死的死,坐牢的坐牢;从此,应该是一蹶不振灰飞焰灭才是;哪里就又阴转晴似的,还那么高升了呢?这个弊,有存在的基础;这作弊之人,非同小可!

  要是恰在我的管辖范围,我也该是,我还真的应该抓住他,绳之以法不行……

  于是,恍惚就看见了,段铁头,还有桂花的那几个叽叽喳喳的女同学,吵过来争过去,越说越没正题;突然,段铁头捋了袖子,挥动右臂,一张狰狞的脸上,露出极不规则的牙齿:“说个屁呢!他车国先,仗着局长的权势,霸着人家桂花姐妹,明摆着啊!还说个球呢!其实,就这回事!他有球大的本事,还不是花国家的钱?”

  原来是铁头!我似乎恍然大悟!可终究越听越糊涂?霸着他们姐妹?啊!这个乡野噱头我当然清楚所指,可我只有一个妻呀?况且,我的妻是独生女,是汉妹!是我大学的同学!铁头这个你不能乱说!安惠是我大学的亲同学,你是我高中的亲同学,但这可不能等量代换,我的安惠,不管从哪方面和你都是八杆子搭不着,你就不能没有深浅,你这样会伤了我的妻的!哥们,朋友妻,不可欺!你犯了忌讳,你可知道老车的拳头,擂你的铁头,咱们不是没有较量过,你趁早收手哥们好吧!我的安惠,亲的姐妹没有,堂哥堂姐表妹表姐,都还在寻呢!我的岳父岳母,都是孤儿底子的红军转业武汉的啊!没有妹妹姐啊什么的,我霸谁去?啊!是了!那一次,叶姨灵前,好像是李娜导演的,让桂花画过妆,生生的就成了安惠的影子……这就对了,铁头你恋着桂花,却终究没“有情人终成眷属”,你恨我就不对了啊你……心中想到,嘴上不免嘟嘟囔囔地说了出来,段铁头一听,更是恼羞成怒,大张着嘴巴,恶狠狠的向我扑来,我惊愕地急忙转身,哪里转的动?慌乱中就想着求桂花支挠一下,挥手的档口……醒了---原是南柯一梦……

  瞅瞅筛子大的窗户也还是昨晚躺下时留在脑子里的样子,现在还是黑的很,见不着它的轮廓呢!下意识地把手伸到床头,啊!手机被搜走了啊?借不到光,看不到时间了呢?!这漆黑的夜,要持续多久?也不知这个地方的习俗,临晨之时也都有些什么成规成俗的响动?啊!管它呢?睡觉!

  哪里能够入睡?……索性手指压着枕头,头压着手指,盯着漆黑的房顶……

  是了,桂花焚房,叶姨新丧,这对哪一个颖实却被彻毁的人家,都不是那么轻易就过了的;可这孽主却生生的过了就过了,高升也就高升了,横直也跘不着个脚啊手的;世上能有这么便宜的事么?

  可这池子中的旋窝,直的横着都还挑不出旋由呢?

  除非做梦……

  政府界面的?

  最大的动力,莫过于两个?案首当然是这个职位,可是,瞎眼畜牲也知道,这个桩上,栓驴驴跳,系马马飞(注释1),那上得了台面略微过得了日子的,瞎了眼也不愿向这个火坑跳啊?上不了台面的,无非是局里的人员---侯局?处理桂花家的丧事,县内县外都给他通报了情况,可以说了如指掌,信口雌黄的编排,好像很不至于?啊!不!以我对侯局的了解,他绝不是这种夺人饭碗,落阱下石之人;对了,还有一个层次,企业干部里头,以前,有过直接换位的先例;可是,现在是抓大放小的时候,企业进行政,历史了啊!---不对呀!这政企分开,最大的就在于把企业编制的人员,踢出财政供养范围,闹得再狠,也端不上我这样的饭碗?给我过不去,实在没由头啊!

  如此颠三倒四地思虑,如此欲睡还醒地熬夜……三天过去了……是第三天的下午吗?我翘着二郎腿,仰头看着天上的白云,“滴滴”,像是新的汽车喇叭声---旷寂的山村,汽车喇叭格外清晰……滴滴、滴滴、滴滴滴滴、竟至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清晰。

  一个清新的皇冠,终于在我们的院落停下,我预测该是审我的纪委干部,换防来了;无所谓的背转了身子:“国先哥!”

  我挪凳子的手,我欲转动的身子,都愣住了!

  “国先哥!?”

  听清了!绝对听清了!桂花,叶桂花!是她!一定是她!我忽地站起身子,我忽地扭转身,我看见,桂花满含热泪地看着我的背景,见我转身,竟至颤抖着痛哭起来;

  “你怎么到这来了?”

  桂花没有回答,只是更加痛苦地摇着头;

  “国先哥,你就别问了吧!你去收拾你的行李;我去找纪委书记,要人!”停歇间,转向跟来的司机“肖科长,带上我的包,我们走!”

  离去也就一个多小时,纪委书记带着桂花,来到了我的临时寝室:“国先局长,叶桂花主任带来了我们需要的全部证据;以及张县长的亲笔信;你的问题都清楚了;按照张县长的意见,就由叶桂华主任接你回吧?”说完递还了我的手机。

  我转头凝视着他,前后也有十来分钟,我们彼此都保持着沉静;然后,我长叹了一声,惨笑着对这位书记摇了摇头,之后,再高高地昂起头,努力保持着庄严,我意识到,在我上车的档口,有只胳臂欲来扶我……不行,我不能让人对我产生孱弱的意识,我车国先,不仅是一个体质上的硬朗男儿,精神上我也是不需人搀扶的,一个仍然是所向披靡,打不垮的男人!我轻轻地推开了那只胳臂……

  小司机的车技十分过硬,村级公路上竟然没有些微颠簸,不知是车技太好,抑或是我这三天过于揪心,以至回到亲人身边……啊!我看了一眼桂花,怎的恍惚间却成了安惠,我的亲爱的妻啊?嘴上咕哝了几声,应该是叫出了安惠的,却怎的就有了全身哪儿都不听使唤的感觉,啊!我这是怎么了?我病了吗?我不能躺下啊!站起来,车国先!无缘无故整你的人,他们面前你没有倒下的理由!因为你本来就不该倒下的;而此时你就在亲人面前啊!你怎么就含糊了呢?车国先!车国先、车国先?车……

  注释:1、栓马马跳……因为环境过恶,养不住生灵。

  (下集故事提要:车国先被送回了家,夜半时刻,安惠忧心忡忡的告诉车国先:由于时势过于要求纪委工作服从发展的大局,纪委有几个有实力的干部请求县委安排他们到经济工作的一线,可是哪有那么多现成的岗位……)

  (主要故事作者亲历,次要细节服从逻辑,如有雷同,恭请看官礼避!)

                       《好又佳超市》
                    名烟、名酒!名师服务!
          湖北粮油食品饲料工业工程师龚举国全程监售!
          地址:房县城关镇正北门。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加入

                        
(投诉/建议/广告)联系电话:0719-3203555,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房县论坛官方二千人Q群房县论坛
房县论坛创建于2002年,您看到的内容均为会员发表,并不代表房县论坛立场,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和《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所有发布在房县论坛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过许可严禁转载和用于其他商业用途!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